怎么评价黑执事里伊丽莎白这个人?

 娱乐资讯 2024-04-22 转载 

回答作者:未已

伊丽莎白注定的悲剧

1.她对啵酱的喜欢完全是建立她不知道啵酱是顶替他哥哥夏尔的。她在错误的基础上延伸出错误的感情

2.她喜欢的夏尔,灵魂已经被吃掉了,现在的夏尔我觉得就是葬仪屋制造出来更高级的活尸,葬仪屋通过编辑走马灯创造出新的灵魂再装进夏尔的身体,那么夏尔还是夏尔吗。她喜欢的人已经死了,死透的那种,天国地狱上不了的那种。

3.对她有感情的啵酱呢,啵酱和她历经过生死,但是在夏尔和啵酱对峙时,指认啵酱,这对于啵酱来说,算不算背叛,啵酱会放过背叛的人吗,就算放过伊丽莎白,那塞巴斯蒂安会放过啵酱吗,就好比红夫人那里,若是啵酱展现出一丝迟疑,对于塞巴斯蒂安来说那就可以吃掉这个美味的食物。而啵酱注定没有未来(不排除作者会不会写死啵酱,啵酱和塞巴斯蒂安只能活一个)。

4.她自身的悲哀,她的命运自她出生起就被注定了,她只能嫁给夏尔,海姆家的长子,她没有自由,也注定了她的悲剧。她和海姆家俩兄弟就是孽缘。并且她只有14岁,她还是个孩子。对于她来说最后跟谁在一起都是背叛,爱上啵酱就是背叛十年青梅竹马的夏尔,留恋夏尔,那之前和啵酱经历的生死又算什么,对于这个善良的大小姐选哪边都是悲剧。唯有一死才能找到平衡点,对得起哥哥,对得起弟弟。

5.近亲结婚,呵呵,达尔文同不同意。

题外话,啵酱和伊丽莎白在一起的话,得达到几个条件

A.赛巴斯蒂安必须死,他不死,啵酱注定没未来

B.认清自己感情,对于夏尔到底是喜欢还是爱亦或是友情,对于少女来说有时候分不清友情或是爱情,对于伊丽莎白来说爱情就是一辈子陪在一个人身边,友情也可以,只要她能放下过去,接受啵酱就行

C.家族问题,这更简单,双胞胎,生理上差距可以忽略不计,啵酱把这个伪造的夏尔干掉,啵酱照样是夏尔,照样是长子,女王更不会说啥,女王不管你是啵酱还是夏尔,只要是她的狗,谁就是海姆家的长子,谁就是名正言顺的海姆家家主。帮她处理肮脏事就行,女王现在不动手,很简单,看看他们两个谁才是最会咬人的狗。主人也只需要最会咬人的狗。

回答作者:Adagio

杠精出现了,别回我自己写个回答去好吗

===

先说结论,我和那位高赞答主的意见相同,那就是弟弟爱着伊丽莎白,而伊丽莎白属于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感情的状态。

弟弟对丽兹的爱护和在意那位答主已经列出了很多证据,在此不多做赘述。至于她的感情,她生下来就成为了哥哥的未婚妻,她和哥哥的关系,一言以蔽之,就是青梅竹马+表姐弟+名正言顺。这种情况下,她会认为自己“应该”,甚至是有义务爱上哥哥。但事实上呢?她和哥哥分别的时候不过八九岁,是再早熟也不可能真正理解“真爱”这种感情的年纪。且在哥哥回来之后,她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是虚假的,对哥哥的喜欢是肤浅的。

对于弟弟,我想她现在暂时无法理清自己的感觉。虽然现在伊丽莎白站在哥哥那边,但是她内心其实一直陷在深深的纠结里。后面的剧情里伊丽莎白肯定是会有改变的,我觉得应该只有两个方向:1. 看清自己的感觉,意识到在相伴的这段时间里爱的是弟弟,2. 摆脱束缚,不再挣扎在哥哥弟弟之间,真正的cp出现。

黑执事连载至今已有十年之久,枢娘对这部作品的用心,对角色的刻画,是必须在看了漫画之后才能了解的,我甚至认为由于动画的魔改,纯动画党没有任何评判这里面角色的权利。伊丽莎白的成长贯彻这部漫画,现在这个篇章正是伊丽莎白脱胎换骨的契机。希望大家欣赏这部作品的时候不要看见伊丽莎白撒娇就讨厌她,看见她保护少爷又喜欢她。比起做一颗墙头草,希望大家在分析一个角色的时候可以看到ta的全部。

回答作者:麦琪的眼睛

2017年,双生论刚刚锤死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懵逼的,心里反复地想,原来我磕了五六年的cp,是个假cp……原来那个我喜欢的“儿童时期快乐相伴,青少年时期拥抱PTSD的未婚夫,为了他的一句话限制自己的天赋,但是又因为他的一句话释怀”的两个人,其实不是两个人,是三个人……

难怪一个月之前和之后那么割裂。

与此同时,随着144话的出现,充斥着伊丽莎白对自己恋情的沉重反思,最终一锤定音,“你也是,我的恋情也是,全部都是,冒牌货。”

还有比这更彻底的塌房方式吗

换句话说,终于认定了,自己对“未婚夫”的感情,根本就不是爱情。

【我不反感别的cp,也懒得知道别人喜欢什么cp,但你要跑到我脸上跳,那我反感你】

【我说不是爱情的意思不是啥感情都没有……】


我曾经以为,这两人之间是有箭头的,虽然是莉兹粗一点,夏尔细一点,然而现在直接反转,莉兹没箭头,对比起来反倒是少爷对莉兹的箭头还粗一点。

至此,甚至连莉兹面对夏尔时夸张的热情和少女情态都有了解释——这不是漫画式的夸张,是来自于人物本身的夸张,莉兹是在尽力地模仿、学习她认知中,陷入恋爱的女孩的言行啊。

莉兹产生质疑的初始,是她没能发现假扮夏尔的少爷不是夏尔。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表亲而言,这是比其他人更严重的错漏。上网搜寻一下关于双胞胎的身边人如何分辨他们的话题,就会发现有大量双胞胎关系人,纷纷表示“根本不会分不清”“觉得分不清就是还不熟”。甚至还有专门讨论“喜欢上双胞胎其中一个后的感觉”,双胞胎关系人现身说法,大部分“完全能分清”“对另一个根本没感觉”。

莉兹痛苦的根源,其实不仅仅是“我应该可以分清”,而是“我既没有发现他不是夏尔,也没有发现他是弟弟”,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差别,这间接证明了,莉兹意识到,她的恋情竟然不是只针对恋情对象“夏尔”一个人的,而是只要她相信这个人是“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她就可以保持恋情。

但是,这其实也情有可原。回看两个人的关系,莉兹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要与夏尔结婚,自己应该喜欢夏尔。即,她在自己还搞不清恋情为何物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应该对这个人产生恋情。

每个现代社会的人,应该都经历过,自己好好的在那,也没打算喜欢谁,但就是对某人动心了,这种感觉完全区别于自己对另一个身份条件相差无几但没有动心的人的感受。但是,一直以来都与“未婚夫”亲近,一同长大,一起玩耍,拥有快乐回忆,也心知肚明有婚约存在的伊丽莎白,真的理解了这种区别吗?她所感受到的区别,到底是出自于“熟识的玩伴”还是“身份是未婚夫”还是“心动的人”呢?

答案是,出自“夏尔”的身份,出自自己的“相信”,但唯独不是出自这个人本身。

一直以来,实际从未心动,而是坚信着自己胸中那种混杂着多方因素的感情就是爱情的伊丽莎白,终于发现了这点。

而这页的自白,意思不仅是她一定不会发现他不是夏尔,也代表着她一定不会发现自己的感情不是爱情。


但是,这件事的过错也不全在她,首先对方就是在完美地出演夏尔的角色,除了她之外也没有人怀疑,好像也不必要求她必须发现。另外,莉兹喜欢和夏尔在一起,也非常乐意跟他结婚,十分在意他,愿意为了他改变自己。这些不是恋情吗?

伊丽莎白自己认为不是。

这就牵扯到她的爱情观从何而来。基本上,子女的爱情认知来自父母,如果父母恩爱,他们就会认为,像父母一样的爱情是爱情应有的样子。


而莉兹父母的爱情非常的先进且高尚。维多利亚时期,女性还处于十分被小瞧的状况,按那时候的观念,如果说贫苦妇女尚且需要照顾孩子、洗衣做饭的技能,那贵族未婚少女就不仅不能舞刀弄棒,甚至连智力也不应该十分聪明,如此才能讨得男人的喜爱,安心当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美丽花朵。

在这样的时代下,身为骑士团团长的男性被女性在武斗场上打败,他却不觉得丢脸或者愤怒,反而对她产生爱情,觉得她是个值得欣赏富有魅力的女子,这一行为非常非常超前,放到现在都很先进。而在轮船篇事件里,夫妻二人没有丈夫要将妻子先送走救援的行为,而是双双拿起武器置身陷境保护他人,可以说他们俩从观念到能力全都契合无比,是一对高尚灵魂伴侣。

在这样的爱情下成长的伊丽莎白,会希望自己的爱情是什么样子?

我见到有个评价说得很对,高超的剑术是伊丽莎白的天赋,可是因为夏尔不喜欢,她就得把自己的天赋隐藏起来,这难道是她希望的爱情?反而是十四岁时跟这个不是夏尔的人的相处,更有一点恋情的苗头。



“我一定会回来”


在伊丽莎白的成名话58话里,出现过这样的两个意味深长的画面:

当时这两张图仅仅意味着伊丽莎白的成长和转变,但是现在再看,比起转变,这两张图的实质是:她对不同的两个人许下的截然相反的期望。

面对哥哥,她要做一个传统的贤妻良母,她要柔弱,要娇小,要被他保护。

面对弟弟,她要做一个先进的强势女性,她可以更高,可以更强,可以保护他。

这两种选择的根本因素最开始伪装成伊丽莎白的年龄和认知,而到现在我们才发现它的本质,根本因素是两个不同的人。这几乎代表了从漫画剧情的角度看,伊丽莎白接下来的选择和道路。

但是说到底,黑执事这部漫画对伊丽莎白的描写是很少的,镜头并不常往她那里走,未来如何也说不清。

悲观点往现实想的话,如果真夏尔的肉体不出问题,越来越精进接近一个真实的人了,会说话会独立思考会行动会成长,那从今往后的伊丽莎白,还会愿意嫁给夏尔吗?

她还是会嫁给夏尔的,但是那与嫁给其他门当户对的贵族青年也再无不同了。

可能就像《乱世佳人》里斯嘉丽的母亲埃伦,失去了她的爱情,长大,嫁个体面的贵族青年,成为一个操持家事的贤妻良母,和丈夫相敬如宾,生几个子女,然后在去世的前一晚,梦见少女时代,死在年轻时的梦中吧。

回答作者:匿名用户

喜不喜欢伊丽莎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主角的感情,因为如果带入弟弟夏尔的话,伊丽莎白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弟弟对于伊丽莎白的感情是有一个变化过程的,不得不说虽然感情戏总是相隔的很久很久,但是假如连在一起看的话还是能感觉得到弟弟对伊丽莎白的感情,从一点点不耐烦的、克制的感情到在乎,越来越重要,邮轮篇许诺我一定会回来的升华。

可是在这时伊丽莎白在最大的危机面前没有选择他。

站在作者的角度来讲,绝对主角是男性的前提下,女性角色要想讨喜最好是【服从】于主角的意志。然而伊丽莎白的决策并不是这样的。她的决策服从的是人物逻辑,也就是个人意志。我觉得伊丽莎白不是单纯作为某某的妻子,而是作为自己个人存在的。她自我介绍的时候首先介绍“我是英国骑士团团长阿雷克斯 米奥 米多福特伯爵之女,伊丽莎白”然后才是女王的鹰犬之妻。她把自己的身份看的很重要。

她为了爱情牺牲了很多。她人生的绝大部分为了就是嫁给夏尔,成为他的新娘。剑术的练习(虽然应该没有完全放弃剑术,只是表面上很柔弱),漂亮的高跟鞋,时刻表现得可爱,非常非常努力的给闷闷不乐的未婚夫带来笑容...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连喜欢的是谁都不知道——如她所说统统都是冒牌货。她没有上帝视角,不知道【为什么弟弟要欺骗他】,无论如何弟弟是【必然】欺骗她的。她的努力对于对方而言是来源于一场欺骗,他骗取了原本属于哥哥的一切,为了不知名的目的——这就是她见到的。

自此她的世界观崩塌了。

她几乎没有理由相信,【必然】欺骗了她的弟弟,即使他们的确度过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但是从伊丽莎白出场频率可以看出他们也没有那么经常见面,;显然她也很难【确实】对【被夺去一切】的哥哥说你可能才别有用心不然他不会这么对你。她也没有理由原谅没有分辨出不对的自己,错误的爱弟弟,从某种意义上也是背叛了哥哥。指认弟弟不是夏尔,实际上也是【说出实情】而已。伊丽莎白有理由为他圆谎吗?假如哥哥没有出现,她或许会维护弟弟;可是这时候不出来指认,对她来说就是第二次背叛哥哥。

她前期是阳光少女,后期是坚毅的剑术天才,现在对于两兄弟而言成为了某种工具,但是作为她自己依然有自己的意识和成长。不知道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是依然要说,伊丽莎白是一个非常鲜活的人物,有自己的行为逻辑。她一直作为自己,伊丽莎白 米多福特存在,现在她知道人生不能是为了嫁给夏尔,也许,会带来新的成长。

回答作者:

很久没分析我家女儿了,毕竟女儿不出现我一直是观望态度,想着618来了,新的一话也快更了,在期望着女儿出现一个小镜头的同时,把过去某些话重新读了。

她是为数不多我喜欢的角色,十几年来看的作品不说一千也有几百了,她在千万个角色中进入我眼里,其一是基于对《黑执事》的热爱,其二是她本身的人格魅力。

实际上在《黑执事》开始,她的人设可能真的只是一位普通的有点小任性的侯爵千金,希望那位可以满脸笑容,充满活力,而不是看见祖辈传下来的戒指落寞的神色,她不知道!

伊丽莎白不知道那枚戒指来源上一代,因此她摔碎了它。教她的大人把她培养成天真的少女,她也很听话地变成大人期望的,尤其是红夫人对她的教育尤其深刻,以至于沉船片两人的对话和画面更有层次,也因而她的表现直接,对不喜欢的表现出不认同。

了解到戒指的历史,她很快道歉,并且自责愧疚,人在十二三岁不也犯错吗?跟父母吵架还会摔东西的,摔门的,不过她因为这个不值得被原谅?原因是那枚戒指意义很深,对少爷来说是传家宝。

哦?那少爷的态度呢?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和他的小未婚妻愉快地跳了舞。


伊丽莎白现在很矛盾,处于水火之中,不仅我们在等待她的选择,里面的人同样也在等。爱德华从此会失去一个烂漫天真的妹妹,哥哥很明显地对伊丽莎白无感,弟弟对她有如何想法尚且不明,但不理解肯定有几分。这次,枢梁真的把她推到了悬崖边,逼着她做决定,逼她认识到她的灰色地带,逼她成长。


她的指认,房子塌了大半个,本来就是小木屋现在直接变成漏雨的茅草屋,在警察面前,家人面前,她站出来为哥哥证明身份,她的指认让弟弟陷入艰难处境,我想枢梁在决定把她推出来之前也是经过深思熟虑。

为何是她呢?因为她是伊丽莎白,与复仇伯爵有亲密接触,也是复仇伯爵最想保护的人,她的指认可不是单纯地陷伯爵于不义,她的"背叛"更加刺激复仇伯爵,这个故事由她推动,伯爵现在估计还记着这幕呢,而且挥之不去。


看到没?多么怨恨,emmmmm……

女儿你说他不是西雅尔·凡多姆海伍,人家要跟你杠上了。

你,你加油女儿,我瑟瑟发抖,你自求多福。

但愿两人之后见面沟通后还能坐在一起喝杯茶。



伊丽莎白为哥哥弟弟操碎了心,矛盾程度比爱德华法兰西斯和她爸加起来还高个几倍,她是真的上心了,正视自己。

难过到什么程度才会在音乐厅待了一两个月(忘了,反正时间不短)依然放不下,甚至在指认之前哭红了双眼。


认识到弟弟不是哥哥是悲伤的,指认弟弟,直面内心是痛苦的。

她的心在煎熬,在挣扎,她不是没有犹豫地选择哥哥,在这期间她想过,流着泪不断质问弟弟以及她自己。

这幅画,可看出,她确实对弟弟存在误会,她误会弟弟骗她,欺瞒她,把她当傻子,在她的想象中,弟弟的形象恶劣,在她的内心世界,她责备那位复仇伯爵,因为若不是复仇伯爵瞒她,她不会出丑,不会认识到自己的感情是假的。

为什么这么责备呢?为什么还要留着眼泪,连身体都在崩坏?

反正我CPN严重,伊丽莎白已经对复仇伯爵有感情了,并且感情不一般,估计都超出对另一位竹马的了。

所以她"坏掉"了,连画风都扭曲了,发现自己的感情转移,并且这个人三年来从未说一句自己不是西雅尔,她的心思和感情全花在这个人身上,他舍身保护她,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心动?

对于这个她喜欢的人,付出真情的人,在她看来,只是在嘲笑她而已。

所以她的指认也不是没有原因,她对复仇伯爵又爱又恨,她可以藏在父母身后,当什么都不知道,但她要指认,她要戳穿这个谎言,让这个欺骗她的人永远当不了西雅尔。

枢梁,你够刀的。


这么好的妹子为何被喷,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没?我家女儿敢于直面内心,还说她很残酷,她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

大家期望的都是西雅尔。

很多大大已经分析过了,她已经隐隐约约发现为什么少爷选择隐瞒的原因了。

伯爵说自己多余,强调自己多余,那么,如果有一个人发现这个症结,那……nice,漫画走向精彩程度翻倍。




伊丽莎白对真正的西雅尔不了解也没有真实喜欢。


P1是一开始对自己的质疑和责怪,崩溃和呐喊,用的感叹,已经说明她十分确认她认不出哥哥,即使对方不是弟弟,换一个假扮,她大概率也认不出。

P2则相对冷静,眼睛却无神,用了反问句,"明明很喜欢",实际上一点也不喜欢,哥哥只是童年一段美好回忆,是她的竹马,作为恋爱对象来说,哥哥pass

那么让人假扮弟弟呢?你猜她认不认得出来?



那么为什么害怕失去西雅尔呢?

西雅尔是哥哥,是伯爵,是她的未婚夫。

西雅尔是大家的期望。

法兰西斯教导她要保护西雅尔。

安洁莉卡教导她要在西雅尔面前示弱。

伊丽莎白十年来的愿望是成为西雅尔的新娘。

伊丽莎白一直是在为西雅尔努力。

西雅尔名正言顺,拥有一切。

重要吗?当然重要。

就算她不喜欢西雅尔,西雅尔在她心中的位置仍然重要。

伊丽莎白也痛苦,因为她对另一位付出感情了。

沉船片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伊丽莎白在伯爵面前不再掩饰自己超高的剑术。

那在西雅尔面前呢?

我觉得她都不用藏,因为真的西雅尔不关心她,哈哈哈哈哈哈,她是否强大是否弱小,小时候的西雅尔不在意,现在的西雅尔更不会。

伊丽莎白是西雅尔的青梅,是亲戚,是姐姐。

不会是爱人。



够明显了吧,她最后其实承认了,她确实不喜欢西雅尔。

她喜欢西雅尔是假的。

同样,伯爵对她也是假的。

女儿啊,别想不开,你重要啊,你在他心中真的重要啊!


放个糖吧,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就发现了,很多大大也分析过了。

低跟鞋的分镜。

低跟鞋,母亲的教诲,守护你的剑。

为谁穿低跟鞋?弟弟。

母亲的教诲事什么?是保护,保护对应的那位是谁?弟弟。(哥哥对应的是被西雅尔保护)

守护你的剑,她用剑守护了谁?弟弟。





开始身高差距不是很明显,到后几话,明明白白暗示哥哥更高,她依然没穿喜欢的高跟鞋。

也许是没心思打扮了,心态不好,但这样低跟鞋的分镜就很突兀,如果把她安排到哥哥阵营,没有反水的可能,这个分镜该舍弃才好。

还有个可能,枢梁想让我们猜,她操控着棋盘,在暗中默默看着我们的反应。


哥哥弟弟身高对比图也是有的。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就这样,到后面才发现哔哩哔哩漫画设置滚动就可以截屏,前面好多图是录屏再截屏再截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哭了。


伊丽莎白这个人物开始丰富了,尽管戏份不多,但她引导了大众矛盾,不喜欢和喜欢她的人越来越多,矛盾升级才是这部作品的成功之处啊。

为小伊鼓掌,跨越这个过程她的人设重新构建,她的三观被颠覆再重建,枢梁虽然刀她,但也是在塑造她。



最后放一个小伊的绝美哭泣画面。

版权声明:转载 · 原文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4673471
转载请注明:怎么评价黑执事里伊丽莎白这个人? - 影搜.COM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者转载,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